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新闻 >

日本被质疑如何保护颜真卿的原始答案。

上传时间:2019-01-15

原标题:我们质疑 日本 如何保护颜真卿的原创,对方改变了嘴巴,改变了嘴巴!

日本如何保护“第二世界书”!

对于台北故宫博物馆单方面借给中国书法史上的日本展览,——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,有可能对文物造成破坏。环球时报记者今天致电日本。在东京国立博物馆,其他工作人员回应如下:

1《祭侄文稿》用于文化交流。它不仅与台北故宫博物馆合作,还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博物馆合作。

2这次活动不是文化交流。它是由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馆《祭侄文稿》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的,没有交换文物。

3东京国立博物馆的特殊展示部门今天没有上班,但根据工作人员的说法,《祭侄文稿》放在一个玻璃柜中并展示平放。在采访中,该人没有提到原件的特殊保护。

4访客可以通过玻璃柜在指定区域拍摄《祭侄文稿》,但无法打开闪光灯。 (访谈:徐克瑞/GT)

东京国立博物馆网站的屏幕截图

中国文物专家似乎对日本的安排是否会对《祭侄文稿》造成伤害有不同的看法。

一位中国文物保护专家告诉“环球时报”记者,故宫博物馆展览也将使用玻璃盒,不允许拍摄文物,因为光化学反应会对纸张造成损害。专家说,只要游客不太接近拍照,就应该有可能。日本目前的文物保护技术相对成熟。

然而,中国科技大学科技历史与科学与考古学教授龚德才认为,从光波长和强度的角度来看,游客通过玻璃柜拍照《祭侄文稿》会影响到文物的真实性或多或少。他说紫外线辐射对原件造成的伤害最大,因此不能在户外展出。

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是另一起事件的一方,也于14日下午接受了万维网记者的采访。工作人员承认,在玻璃柜上拍照对文物产生了影响,但是说只要闪光灯没有开启,就应该收效甚微。她还说,“我相信日本会对展品保持谨慎。”至于为什么这些宝贵的财宝借给了日方,工作人员说:“这是上层战略,具体原因无法通知。”

该工作人员还反复强调“借用还会回来,日方也会给我们一些东西。有些漆器或书画也会'退回'之前”,但全球网记者问,这次是对方派对回馈了。你以前做什么的?另一方说,“目前尚不清楚。” (访谈:小琪)

然而,在记者想要发表手稿之前,他试图再次向东京国立博物馆确认没有特别的保护措施。其他员工的话是不同的。这次特别展览的负责人告诉万维网记者,《祭侄文稿》将在玻璃柜中展示。 “会有特别保护,但会采取什么样的保护措施,明天你需要看到真实的东西。知道”。

此外,大山负责人还表示,由于游客直接拍照,会对文物造成损害。因此,参观者不得在展览期间直接在展品上拍照。明天(15日)将在展览会上举行新闻发布会,回答相关问题。 (访谈:崔天亚)

这些矛盾的声明将于16日公布。

对不起,就在万维网记者真想发送稿件之前,他再次与大山沟通。他说他需要得到领导确认才能回复。最后,东京国立博物馆采取了针对《祭侄文稿》的特殊保护措施,对万维网做出了回应。具体回复如下:

“《祭侄文稿》将显示在玻璃柜中的单独房间中。访客不得拍照。只有获得许可的媒体记者才能拍照,但也必须通过玻璃柜拍照。并且不能使用闪光灯。“(访谈:崔天亚)

此前报道↓

这都能借给日本,谁干的!

不仅因为其中一本被公认为中国书法史上的“第二世界书”,——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,近1400年后纸卷的脆弱性可想而知,可以说是“秀”曾经受伤“,也因为这个书法代表了”天然气节“。

然而,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馆正在激怒岛上的网民并公开推卸他们的责任。截至去年11月29日,博物馆的“奖励”展品尚未进行讨论。

观察网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的年轻研究员范伯承。他说,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几乎可以说是唐代书法的最高代表,它是一种情感原创,他平常的话语很大。不一样,具有文物价值,艺术价值,认同价值,以及精神价值。

范伯承还指出,一般来说,每个国家或地区都有一些文物,不展示展览或具体展览的规格。例如,根据中国大陆的规定,元朝以前的绘画和丝绸作品被禁止出国。

早在去年,黄志贤就一再抨击《夜问打权》,说“如果它在日本展出,宁愿回到北京而不是这个国宝!”

“颜真卿‘复活’也写不出的真迹”